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
  • 593阅读
  • 0回复

以一棵树的姿势站立--朱元暹老师印象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闲云斋主
 

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6-08-26 , 来自:广东省深圳市 电信

以一棵树的姿势站立--朱元暹老师印象记

东南网 2016-08-25 11:49:30



       认识朱元暹老师已经快二十年了,二十年无法用弹指一挥间来描述,二十年已经足够长,而更长的是朱元暹老师的美术教育生涯,朱老师从事美术教育已经快56年。提起朱元暹老师,我的印象就是他精瘦的身材,徐缓的声调,从容的步伐,深邃的气度,所有这些,让朱老师在我的印象中以一棵树的姿势站立,而且,这棵树不是在一片茂密的树林当中,而是在稀稀疏疏、有点散乱的情形中出现。这棵树不是春天的枝繁叶茂、绿得逼人晃眼,是在秋天中的满树金黄,甚至初冬的那种虬枝毕现。尽管如此,我看到的不是萧索,是力度,是那种伸展的努力。近二十年前,曾经去过朱老师简陋的宿舍,不大的房间,除了一张白色塑料躺椅,还有两张的塑料方凳,两把草扇,其他的就是书,各类书法美术碑帖和书籍,有点凌乱地堆放。那张塑料躺椅就是他的床,疲劳了可以躺下来歇会。来了客人,那两张塑料椅子就是唯一接待客人的地方,没有空调,扇扇子就是唯一的选择。即使后来他搬到了新房子,那也是最为简单的布置,连装修都没有,学生的工作案板占了主要的空间,读书、作画、会客依然退缩到一个角落。问起他的饮食,大多是简单的一碗平和水面。我在想,能够驱赶物质的诱惑,把日子退缩到最为简单的程度,那内心的精神肯定足够强大,他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可以非常从容和游刃有余。

       事实上,朱老师的确如此。作为平和一个非常出名的美术教育工作者,他培养了众多的学生,桃李满天下对于他来说,毫不为过。朱老师的谦和、正直,对学生的循循善诱和关心帮助等等,许多故事流传,正如他这棵树上的叶子和枝条,让这棵树不是单调,而是充满了生机和活力。五十年,能够把一件事坚持做下去,已经相当难得,把同样的一件事做好,做出成绩,做出广度、宽度、深度和厚度,那就是令人景仰和尊重。任何一棵树都不仅仅是一面的风景,除了美术教育,朱老师也作画、写字。当一盏灯的光芒足够亮堂,有些东西也许会被忽略,但不容否认它的存在。朱老师自己的创作就是在美术教育的光芒之下,原来的光芒有所缺失。朱老师在中国画的道路上辛勤求索,他精花鸟,兼善山水,同时追求书法艺术之美。当他年轻的时候,从当年王阳明设置平和县开始就是县城的九峰镇出发,游历许多地方的山山水水,也接受老县城传统文化的浸染,人生道路的坎坷,命运的波折,现实和文化的多重撞击和冲刷,朱老师对自己的笔下有了别样的理解。对于人生,有些该坚持,有些该舍弃,并不是艺术手法的顿悟,更是生命深处的理解。因此,他的书画简朴、深沉,在平和中讲究精气,在丰满中注重变化,追求大写意之下的和谐,在夸张中回归本源。同时把书法和美术以及自己古典诗词的理解等等,巧妙地融合,传递自己内心洞穿世事的豁达,已经经历沧桑的平和以及不急不燥的从容。

       和朱老师聊天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他这棵树的风景和生命力,可以获知他依然上下求索的心境,他极力望远的情怀。尽管,他以以生命点燃的火把,锲而不舍地在坚守在山区县份的美术教育园地上,培育出一大批莘莘学子,用喷薄不息的生命气息,铸造了在艺术事业上不断前行的梯队队伍,但他没有想到停步,如今虽已古稀之年仍在试图追求变化,追求发展。看到朱元暹老师有点消瘦的身影,我有种感慨:既然以一棵树的姿势站立,那就会是一道风景,独特的风景。此次,朱老师的学生发起出版朱老师和部分师生的作品集,就是要看看风景,品品韵味。祝愿朱元暹老师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愿他这棵树常青,风景不断变化。(作者:黄荣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平和林语堂研究会会长、平和林语堂文学馆馆长)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