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
  • 1449阅读
  • 1回复

[视频]纪念沈福文诞辰110周年专题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一只鱼
 

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6-04-10 , 来自:未知IP
— 本帖被 一只鱼 执行加亮操作(2016-04-10) —



漆艺大师沈福文,是我县太平镇人。他是我国著名的工艺美术家,新漆艺的开拓者;是第一个将漆艺搬上高校讲坛的教育家,曾任四川美术学院教授、院长、名誉院长等职,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他既是杰出的漆艺实践家、创作家,又是我国屈指可数的漆艺史论家和教育家。在发掘传统、吸收国外技艺、提高漆艺的文化层次使其作品具有民族的、时代的特色,以及在培养人才方面,为我国的漆艺事业繁荣,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沈福文这个名字也因此成为了现代漆艺的代名词。今年恰逢沈老先生诞辰110周年,社会各界及沈老先生的亲属以各种方式来缅怀大师的生平,追忆大师的历程、弘扬大师的精神。

太平镇的点灯山,巍峨雄奇,这里山清水秀,地灵人杰。沈福文先生1906年就出生于点灯山下的科下村。2000年2月1日,他因病在重庆逝世,享年94岁,安葬于老家,算是落叶归根魂返桑梓地。他的发祥住所是一土楼建筑内庭之中的双层楼房,如今成为沈老的故居,也是县文物保护单位。走进故居,可以瞻仰到沈老先生求学、教学、创作、伟绩等一幅幅珍贵的照片,记录了他为中国漆艺事业繁荣发展献身的风雨道路和卓越的成绩,展现出他崇高人品和艺术精神,让人百感交集,敬慕之心油然而生。

在纪念漆艺宗师沈福文诞辰110周年来临之际,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主任冯健亲和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福建省青年画院院长汤志义等美术界知名人士就特地到沈福文故居,缅怀漆画大师为国家漆艺事业发展献身精神,和追忆沈老先生的艺术人生和辉煌成就。

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主任冯健亲:沈福文老先生是我国漆画界的泰斗。沈老对中国漆画包括漆器的贡献把他提升到高等学校的学科性质,这个性质就不一样了,他学术的价值就不一样了,所有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贡献。另外沈老通过自己的实践,做了大量的漆器、现代漆器,包括漆画这样的作品,通过实践来为我们中国的漆器、漆画学术的建立,做出了既有实践又有理论的贡献。
  
沈老先生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遍及全国,其中不少成为我国美术和工艺美术事业的得力骨干和重要角色。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委会副主任陈恩深教授,在恩师诞辰110周年,特地撰文怀念。

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陈恩深教授:恩师沈老先生在我心中很重很重,关于他的伟绩,不敢随便言说,特以撰文。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值此沈福文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让我想起了《诗经》上的这段文字。沈老对中国漆艺文化事业,做出了前无古人,后者难及的伟大贡献。

沈福文先生自小在“书画之乡”浓厚的艺术氛围熏陶下,对绘画艺术表现出浓厚的兴趣。1924年——1935年先后就读于集美师范学校、国立杭州艺专、北平大学艺术学院,跟随潘天寿等书画名家学习绘画并参予组织举办轰动当时文化美术界的“平津木刻大展”为全国的新兴木刻运动起到了启蒙和奠基作用。1935年沈福文先生东渡日本留学,在日本漆艺大师松田权六的指导下学习,专研漆艺,初步摸索出一套漆器制作新工艺,为以后回国几十年的漆艺生涯和所创造的漆艺新流派奠定牢固的基础。1937年回国后,受聘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任教,之后创办中华工艺社和四川省艺术专科学校,开中国工艺教育之先河,创造了独树一帜的研磨彩绘工艺系统。

中国漆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陈勤群:沈福文是我们中国漆艺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头人,他在四川恢复了现代意义的漆艺教学,在他的创作生涯中的第一个漆画的展览和他写的一系列关于漆艺的教科书,无论是在创作上,还是在教育上。他都是中国现代漆艺的重要的事件。
  
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陈恩深教授:一般漆器,若无高格也就器之而已,但看沈老之作其宏大气象、其隽气格,早已离器而成道境,即得大气,又成新境,憾乎后学之难及。

解放后,党和政府给予沈福文先生崇高的地位和荣誉,受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的接见。沈福文先生全身心地投入到美术教育和研究创作中。他以饱蘸激情的画笔热情讴歌社会主义建设、歌颂祖国大好河山和源远流长的传统文明,抒发了对祖国、对人民、对生活、对家乡的热爱。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创建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多次率团出国展览访问,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美展并被世界各国博物馆收藏,获得政府和学术机构褒奖。沈福文先生在长期的漆艺研究和美术教育中取得了重大的成就和丰富的经验。他融合中国民族漆艺技术和日本髹漆技艺为一体。将中国汉代的“平堆”工艺发展成新的“高堆”工艺;把用单一手法发展成“研磨彩绘”。“堆漆”、“雕嵌”等多种手法分别或同时运用到一个漆器上;恢复和发展早已失传的“绮纹丝”、“斑纹丝”及一些镶嵌工艺;将中国古代敦煌艺术融汇到现代漆器上,创造了多种变涂法,形成了浑厚朴实、深层润泽的风格。为总结和继承中华民族的文化艺术,他撰写和主编许多著作,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研究成功奉献给美术教育事业,推动了我国高等艺术院校漆器艺术的教学,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艺术人才。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漆画家  王和举:他(沈福文)把这一项一直在民间传承了几千年的这一门古老的学问引上高校课堂,从此以后,漆艺这一门学问才有了研究它的高级知识分子,这才是沈福文最大的贡献。

沈福文先生从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著名工艺美术家、中国现代漆画艺术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我们从沈福文先生献身艺术的一生中深深地体会到一种伟大的艺术精神,那就是对艺术具有自觉的、深沉的热爱,具有继承和振兴中国漆艺事业的深刻使命感和责任感。正是这种艺术精神,使沈福文先生成为现代漆艺的代名词,他的艺术精神内涵是推动中国当代漆艺发展的动力,中国当代艺术事业的辉煌正是这种艺术精神的呈现。

中国漆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陈勤群:真正要做为一个艺术家或者做为一个教育家,必须要有非常好的中国文化的素质,所以不管从艺术创作、教育,还是艺术家应该有的文化素养和知识结构来讲,沈福文先生都堪称典范。

遗憾的是,沈老的儿孙们没人传承他的技艺。也许受先祖的恩赐或是上天的眷顾,曾孙们这一辈子的血液中流淌着一种对美学固有的悟性和绝妙的天分,具有艺术禀赋,他们现在踏着沈福文先生的脚印,走在漆艺创作之道。目前曾外孙沈良辉在福州漆艺术研究院从事漆艺工作;曾孙女沈玲丽是重庆大学公共管理硕士研究生,在学习之余也从事漆画艺术创作。在纪念沈福文诞辰110周年中,曾孙们表示要奋发有为,继承曾祖父的国家情怀与艺术人格相联的高尚品德,为我国漆画艺术繁荣发展奉献力量。

曾孙女  沈玲丽:做为他(沈福文)的后人。我们真正要继承的正是这种曾祖父一生都在弘扬的精神内涵,不畏艰辛,在时代变迁的深刻背景中投身漆艺创作,传播漆艺文化,传播漆艺文化,继续奋力学习,为漆艺事业发展接力!

沈福文先生虽然远离故土,但他关心家乡、热爱家乡,为促进家乡文化事业的发展不遗余力,鞠躬尽瘁。1988年他拒绝了某高等院校换取豪华别墅等优裕条件,毅然把数十年珍藏的295幅近现代书画名家的作品和自己的部分作品无偿地捐献给福建省漳州市人民政府;1989年,又将52幅书画名家的作品赠送给家乡诏安县,受到了党政领导、各界人士的赞誉。他积极扶持培育家乡艺术新人,每次回乡总是深入生产第一线了解家乡发展建设情况,举办讲座或者举行笔会,毫无保留的贡献,表现了一个艺术家高尚的品格。

让人欣喜的是,目前太平镇正在规划建设海西文化产业园,园区内特地设计建设沈福文纪念馆,为纪念沈福文诞辰110周年献礼。以纪念沈老先生为我国漆艺事业发展所做的卓越贡献。该工程预计在今年5月份开工建设。

太平镇人民政府镇长  张海潮:该纪念馆的建成,将充分体现漆艺大师沈福文先生对中国漆艺(事业)做出的贡献,同时对我镇文化旅游产业推动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沈福文先生一生勤于研习,经历磨难,始终将漆艺创作,美术教育与国家命运相连,在动荡、艰难中展现了高尚的意志品质,为我国漆艺繁荣做出巨大的贡献。他热爱家乡,关心支持家乡的发展,为家乡文化事业做出了积极、卓越的贡献,是我们学习的典范。斯人已逝,风范永存。沈福文先生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艺术遗产;他对漆艺术不懈和开拓创新的精神将永留世间,激励后人。代表作品:
                                                                              


图片:0 (1).jpg
                                                                                                              漆画《金鱼》



图片:0 (4).jpg

漆画《麒麟》



图片:0 (5).jpg


漆画 《堆漆鲤鱼》



图片:0 (3).jpg

漆器《高堆六蝉变涂瓶》



图片:0 (2).jpg

漆画《长江三峡》

1条评分
龙行天下 鲜花 +1 - 2016-04-11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广告位招租、承接网站建设、域名注册、空间租用  手机:15880534449
本站百度关键字:漳客网、漳州客家网、海峡客家、漳、客家网!
  • 扫一扫手机打开本帖

  •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3-24 , 来自:广东省东莞市 电信IDC机房
    传发朋友圈

    内容来自手机客户端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