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
  • 10539阅读
  • 0回复

[民声]北京塔吊男---第一现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林中凉
 

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
图酷模式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5-11-19 , 来自:广东省惠州市 电信

  
2015年4月下旬,本人因为冤案(冤案的具体情况请网络搜索:双层自行车-林中凉;或者:林中凉微博、博客 等等;谢谢关注!),地方不作为、长期打击报复迫害、等等,并且造成严重后果,含冤待雪,新领导人上台我也想去中央信访看看。因此去中纪委反映情况,在那附近发现广东惠州市地方政府截访车辆,为了避免被控制,只好暂时躲避;有些访民是去中南海上访的,我于是跟在他们后面看情况,到访民众都被公安拿了身份证登记,然后上了大客车到北京某地集中,有地方接的就接走没有接走的发2个馒头就放了!
   地方政府维稳办等等又在搜寻我(通常与地方驻京办联合行动的);很无奈:于2015年5月3日凌晨3点从楼梯上了北京西城区莲花池东路西客站北侧乘务楼顶,接近天亮时候上了挨着楼体的塔吊,挂上自己网名,目的是希望媒体关注一下:这个因为依照政策法规举报地方医疗系统严重违纪共同犯罪等等、继而遭到地方长期违纪犯罪残酷迫害,赶尽杀绝造成家破人亡;(我家人在检查治疗期间,叮嘱我:心脏不行了,就是政府长期惨无人道折磨虐待造成的---遗嘱一样的话)!
  惠州市政府驻京办与警察几乎同步到达工地,塔吊大概8/90米高,武警消防也不能行动,惠州市地方政府官员在10小时内从广东省惠州市火速到达北京现场(我很佩服他们的“飞毛腿”速度)。西城区公安分局、局领导等也在劝说(听说北京公安局的也到达了不知道是否真的?)
  为了防止我家属上北京接力、喊冤等,地方政府、黑衣人把我家门口围起来,日夜不断骚扰恐吓、威胁;亲属也不能幸免于难!
  在塔吊上面大概60个小时后,5月5日下来,由旁边另外一塔吊吊下;5月3日下午我本打算下来的,可向来对我拳脚相加的惠州市地方政府“维稳”官员到达,叫我怎么下来呢?再说身体伤患坐久了就站不起来的,因此耽搁到5号。
  ■我只是在悲伤绝望、投诉无门、走投无路、真正的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的情况下曝光一下事件原由,仅此而已!
  广东省惠州市政府相关部门瞒上欺下歪理邪说、背后打我黑枪、置我于死地而后快,报告北京相关:
  1:大部分爬塔吊只是行政拘留,而我被刑拘逮捕判决半年,当地检察院公诉人在法庭对我说过:“广东省惠州市政府信访局已经来函来人,请求北京严厉处理郑志鹏”!
  2:地方政府竟然又再掩耳盗铃,告知北京相关方面:“把我所谓的上访情况歪理邪说瞒上欺下,还说我的事情是医疗纠纷、并且有市省2级医学鉴定”;
  事实是:
  上访情况报告,地方随心所欲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的;我上访举报的是A:平潭人民医院欺骗以千计算健康人去做腰牵引,导致不同程度残废,取得了难于计算的膨大小金库收入;医疗行政系统严重渎职、贪污违纪、包庇、鉴定系统共同犯罪铁证如山;[而竟然冒出来个“医疗纠纷”一词---就是地方政府在造谣!]B:地方政府长期不择手段残酷地把举报人以及家属等往死里整,无数次软禁、殴打迫害、并且造成严重后果、涉及大量公职官员长期以来严重违纪犯罪等等!
  我打老虎群:长期遭到惠州市大老虎群倾巢而出的夺命围攻,无休止残酷无底线打击报复导致举报人家破人亡!
  3:在2013年10月,被派出所整了2天2夜后,惠州市惠阳区公安局几位领导深夜带到局里,后来局长明确说明要我放弃举报曝光,我不答应就对我再继续拘留,而入的档案竟然说成我被拘留原因是扰乱单位秩序、并且也上报给北京!■地方政府如此恶劣,其实我应该在塔吊上面长驻,再来个全球直播!
很多人去北京天安门、中南海等地方上访,到那里穿状衣啦发传单、tong外国人、跳金水河···什么情况都有,南站为访民的基地之一;
记得湖南某的士公司司机们被剥夺经营权,投诉无望,只好集体到北京天安门上访喝农药(喝死了一个);被地方逼迫得无活路,只有把期望寄托在北京行为;
人被折磨得极度痛苦的时候就无所顾忌无所畏惧了···

广东省惠州市政府官员“维稳”工作这样做行不行?

  我羁押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半年,受到严重的人身伤害、精神虐待折磨等等后果严重;在里边是绝对没有机会维权的;
  (相关情况网络帖子   1:北京·西城区看守所竟然如此黑暗;  2:上北京曝光       或者微博博客)
11月4日10点后我被释放,我在西城区看守所门口要见驻检、以及必须到北京市公安局监管总队、政府、督察队,甚至要到法院进行起诉的;
  广东省惠州市政府驻京办主任以及地方政府、公安机关、黑衣人等等人物、连打电话的机会也没有给我(说是看守所扣押我手机,其实是惠州市政府驻京办又可以拿来给地方公安部门重新找寻有价值的有些蛛丝马迹、安装跟踪软件等)!也听不进我的解释、说明。
  在看守所门口很快就被被暴力拉扯弄上车押送到首都机场弄回惠州市;地方就是不让我有机会维权(剥夺我的生命健康、人身权利)!(因为气压变化、劳累等原因,深夜回到家气管更加流血不止)他们抓住我就好像抓住杀人犯一样、我没有任何权利的···至今电话还被看守所扣押着【惠州市政府驻京办又可以拿来给地方公安部门重新找寻有价值的有些蛛丝马迹、安装跟踪软件等等】、爬山包、衣服、生活用品等也竟然无下落!


實名:鄭志鵬   網名:林中涼
電話: 18948590589 18718662315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