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
  • 897阅读
  • 0回复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费尔普斯首次在中国发表毕业典礼演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快乐老家
 

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4-06-30 , 来自:浙江省温州市 电信


       2014年6月25日,新华都商学院成功举办了首届毕业生毕业典礼。院长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为毕业生拨穗、颁发毕业证书,并首次在中国商学院发表了毕业典礼演讲。

       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

       今天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出席你们的毕业典礼。能接受邀请在这里和你们聊聊人生和工作,再谈谈中国,我感到十分荣幸。

       几年前,我偶然读到一则关于人生的感悟,一直深深地印在我脑海中,那是一位美国经济学家临近退休时写下的,他说:年轻的时候,他“想象不出人生会艰难到何种地步,又或者会有趣到什么程度。” 我想他的意思是说无论什么样的人生,都必须奋斗和应对挑战,为获得高回报的工作而奋斗。只有奋斗,才能品味成功,并且得到人们的认可。”经济学家肯尼思•博尔丁用经济学术语阐述了这一理念,他说人生这一个奋斗过程是为了获得越来越好的“交易条件”,即要去掌握“稀缺价值”,也就是那些越来越高的知识和技能。

       奋斗才有可能成功,当然,也可能会失败。我们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发展的好与坏,是看这个人在其从事的职业中能否先人一步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谋划赢得更高的待遇,更好的工作,从而获得自尊;或者是看这个人是否将其巨大的收益投入到让人钦佩的事业中——如威利•谢里曼,他用赚来的财富发掘了古代特洛伊城的废墟,如安德鲁•卡内基,将其积累的巨额财富用于捐助了图书馆、教育事业、科学研究和卡内基音乐厅,如丹尼尔•罗斯,用其非凡的慈善之心激励了整个纽约市,如陈发树先生,用他的第一桶金为家乡修建了一个隧道,之后又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私人出资的商学院——新华都商学院。

       我可以肯定地说,在我自己的人生中,做到先人一步可谓既“艰难”又“有趣。”我没有能够赢得某些在世人看来很重要的职务,但却成功地得到了其他一些职务和荣誉。(获得诺贝尔奖以及建立研究中心对于我来说是重要的。)当然,我的喜悦并不是因为我的成功。

       事实上,通过奋斗获得成功并非人生的全部。哲学家兼教育家约翰•杜威写过关于工作的体验——好坏兼有。 他认为人们在工作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获是获得“解决问题”的经验。哲学家阿马蒂亚•森曾呼吁人们重视“动手做事”的重要性。 在他看来,人们会因为做成的事和获取的经验越来越多而感到欣慰。

       一位开拓社会心理学家认为,有些人,特别是那些很早就相当独立的人需的是“实现”目标;而其他人需要 “属于”一个群体。 从人生态度方面的数据观察,在每个国家都有许许多多的人——像你们今天在座的绝大多数一样——希望找的是那种能成就事业的工作和职业。这些人会获得高收入和高额财富的回报——但这其实只是他们做得好与坏的一个指标,并非他们的首要目标。

       我对自己完成的工作很满意,而且我绝非为了钱才做这些工作。(即使给的报酬不像现在这么多,我还是会做这份工作。)上述观点初看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在我看来,却存在着严重的不足。

       这些观点研究得不够深入。首先,他们没有阐述人们成就事业或者至少尝试着去这么做背后的动机。其次,如果一生就用来做很多并不能令人感到鼓舞和振奋的事情,也不能算是成功或者说算是做得好!我绝不是唯一一个这么说的。一个多世纪以来,人文主义学者们一直在谈论“充实的人生”这个话题。

       这些人文主义者引用了一些最伟大的文学作品中所包含的生命主义: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米格尔的小说《堂吉诃德》和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的戏剧《哈姆雷特》。这些文学作品所折射出的是人们在真实生活中所焕发的生命力。黑格尔说:我们改造世界就会觉得充满活力,否则,我们会觉得活着如行尸走肉。

       这种生命主义正是15和16世纪的人们进行探索和发现的重要原因。在一些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那些踏上发现之旅的人为了满足好奇心并考验他们的见识。中国的航海家郑和就是当时一名伟大的探险家。17世纪的艾萨克•牛顿和威廉•哈维爵士就是人类试图揭示物质世界运作机制的例子。

       当我在探究理论模型的属性或检查一些数据是否印证或排斥我的理论时,我就处在兴奋的状态中——我的工作在我看来十分生动。这就是生命力!我常常提出一些问题或者着手解决一些麻烦,为的就是这一过程中它们能给我带来的“一脚反冲力”。 但我并不认为这是职业生涯中能找到的最高规格的体验,或者最有意义的奖赏。而且,我也绝非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

       19世纪的一些思想家明显受到了在新兴的现代经济体中爆发的基层创新的启发。他们认为,充实的生活是一种冒险,会带来不可预见的后果——是探究未知的旅程。哲学家尼采认为,人们在旅途中遇到的障碍并非是承担未来福利的成本:而是使得旅程更有价值。人们应对挑战,克服障碍,通过执行自己的意志,显示他们的决心并表达自己。 哲学家柏格森谈到生命力(即自我的力量)时说,它是激励人们踏上寻找新事物的旅途。而且人们在旅途中的充分参与会彻底转变他们,因而人们会不断在“变化成”的过程中。有学者谈到“自我实现”或“自我现实化”——即找出你的才能和提高你的潜力。 哲学家克尔凯郭尔更加激进:他认为,现代人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中策划人生时,就是在塑造自己的身份——他们在不断地经历转变。克尔凯郭尔承认未知的旅程带来的焦虑,但认为人们必须跃入这种未知才能“有自己的人生。”而我则认为:很多人被吸引来冒险,是因为他们对不确定性存有迷恋——即不知道这旅途的结果如何。

       尽管有差异,所有这些思想家传达的信息是一样的:即所有的人都应该奋不顾身的跃入未知的航程!

       这些著作中隐含的一点,就是投身于未知旅程的人们,将有机会践行他们的创造力——不只是他们的好奇心和他们的意志。而直到文艺复兴晚期,男人和女人都能够行使创造力的想法对人们而言还是陌生的。最终,在15世纪前夕,乔万尼•皮科•德拉•米兰多拉——一位研究领域很广的学者宣称,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拥有创造力。不过,作者们不大谈论创造力,直到18世纪启蒙运动时,大卫•休谟才写道:创造世界上新的东西需要人们发挥想象。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他关于不确定性的研究以及后来关于“动物精神”的参考中都受到了柏格森的影响。

       1815年,在英国首先萌芽的高级创新源于这样的背景:20世纪,创造力运用的观点遭到人们的普遍否定,20世纪初的历史学家认为创新是“科学家和航海家”的外界探索带来的结果。 直到20世纪60年代,不少的思想家才恢复了对于创造性的讨论。

       承认创造力可以广泛行使让许多经济学家如芒在背。从定义上讲,新的理念是不可预见的,因此才称得上新。如果新的理念是社会的驱动力,那么世界的未来就无法预见,因此,经济科学不能指望发展其理论来预测重要的走向和趋势——更别说随机的影响了。所以,创造力的存在对标准的经济学包括政治经济构成了威胁。但行使创造力在19世纪中叶的美国已经可见了。要知道这个时期的科学进步是非常缓慢的。在亚伯拉罕•林肯就任总统不久前,他在美国多地考察后宣称“...有一种完美的激情——对新事物迫不及待的心情。”众多的普通民众开始探索、思考、想象、构思、创建、测试、尝试和推广各种新事物。

       现在,各国都在思考要为本国公民提供什么样的生活,运行什么样的经济,构建什么样的社会。这是西方长久以来关于现代与传统的纠葛。现在,传统的价值观在西方显著增强。许多美国人谈经济安全,社会和谐以及利国利民的国家项目。总部在巴黎的经合组织有一份著名的出版物——《斯蒂格利茨报告》,非常重视衡量一个经济体良好与否的几个指标,包括:唯物指标——包括收入和财富,闲暇指标——即有闲暇享受财富,以及长寿指标——即有足够的寿命享受财富。该报告没有将活着的体验,满足好奇心,检测人们的想法,证明自己和锻炼创造力纳入评价标准,并给予重视。它忽视了通过自主创新为经济发展带来的机会。

       我很惊讶地看到顺德区印刷的一本小册子,宣传介绍的是这个城市的公园,博物馆以及其他生活便利设施——而没有提商业,没有提到那些充满活力的公司以及他们参与的有意义的工作。

       对于中国经济的参与者而言,中国避免掉入中产阶级收入陷阱非常重要:避免掉进物欲主义同样重要。同学们,当你们真正走进社会时,你们可以有所行动,你们接受了教育,不妨试试,如果有机会,就去选择一个激动人心、振奋人心的职业。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们能拒绝那些仅仅提供薪酬和安全感的工作,而去接受一份能引领你们进入未知航程的工作。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沟通,理解,友谊

(漳州之窗)
http://blog.sina.com.cn/u/2012799725

www.zhangzhou-window.com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