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
  • 3645阅读
  • 2回复

芦苇作品:灵通岩与黄道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明堂
 

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4-03-25 , 来自:未知IP
灵通岩与黄道周


自大溪镇到灵通山,还有10数公里,搭摩的前去。过了山门本还可车行,却嫌坐车如走马观花,不如安步当车、悠然看山,便辞车徒步。但见峰回路转,岩嶂突兀,如钟如屏;悬崖上的伽蓝远隔云端,隐约可见。虽是中午时分,灰霾暧昧,少了点雾里看花的诗意,但山中晚秋,倒也风朗气清,令人舒心。
正思“空谷足音”之时,却不料有高音喇叭从半壁庙前频发“捷报”:“某省某地某先生,添油X百元(或有X千元者),祝某某先生生意发达、合家安康!”……随后是火光曝闪、浓烟冲天,振耳欲聋的爆竹声隆隆,整个山谷如瓮缸轰鸣,让人欲避不及、掩耳不能。如此反复不断,间或也有木鱼击拍的梵乐响起,方欲禅静时,却又换了尖声锐叫的流行歌播出。
如此高分贝的音响,几无间歇。看来今天正撞上个什么节庆,兖兖诸公前来添油祈愿的不少。为减少声波的冲击,我只好尽量畏缩地靠着路边的山壁走。忽抬头看,公路上横挂着这样的警示:“光缆无铜,偷来无用” 这时瞧着自己的模样,窃笑自己真有点像是个毛贼的样。
沿磴道迁曲上山。灵通岩寺建在绝壁穹窿下的凹处,有点像恒山悬空寺,但灵通岩寺是水泥钢筋建筑,不如悬空寺木结构那么精巧。岩顶常有雨点随风漂洒而下,称为“珠帘化雨”。寺庙里很热闹,很多宦贾驾着轿车前来,他们烧高香、放鞭炮,求仕途、求发达。我何为之而来?“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吧!
想起明末大学者黄道周,一生似与灵通岩有不解之缘,他少年时曾在灵通岩择幽读书,相传后来又在此开馆授徒。黄道周在《梁峰二山赋》中盛赞灵通岩“与黄山相似,当无不及,或有过之。”并为灵通山名之不扬大发牢骚。尤为人称道的是黄道周曾于崇祯六年(1633)秋,邀徐霞客同游灵通山。一位是一代大师,一位是旷世奇人,共在这里谱写了一曲高山流水的乐章。
黄道周与徐霞客惺惺相惜,平生难得有几次交游,情笃谊深。徐霞客称黄道周“文章为国朝第一,人品为海宇第一”而黄也盛赞徐“乃欲搜剔穷真灵,不畏峭岩不避死”的探险精神。崇祯十三年,黄道周被诬获罪,这时徐霞客虽于病中,却不忘遣长子带去衣物及书到京师探望,让“杖下余生”的黄道周“感激不已”,用受刑带血的手写了回信《狱中答霞客书》。崇祯十四年,正谪戍广西途中的黄道周闻知徐霞客去世,大有“垩人已殇,郢匠辍斤之痛即求人捎信和诗给徐的长子,遥奠亡友,称“死生不易,割肝相示者,独有尊公。”
在灵通岩寺一侧的石穴中,至今乃供奉有黄道周先生的灵位,龛前楹联题“大节不渝刀镬下,典型常在闾里中”现在,这里俨然已成为一座小神庙了。那些买不起高香的人,更多到这里叩头下跪,像是去不了品牌店的平头百姓来地摊找便宜货一样。这位死于反清复明的一代学者、爱国志士,其“大节”与“典型”,已换位给对“发财”与“发达”的膜拜了。
寺外山崖边有一处叫“七星排井”的水洼,有清泉如注。据称是当年黄道周与徐霞客等七位贤士游山时发现的,今也成了一处投钱祈福的灵异处。至傍晚,人去山空,即见有人前来捞取水中钱物。及问,方知是灵通山管委会的工作人员。灵通寺无僧无尼,现由管委会负责管理。
夜宿寺边半壁的灵通山庄,视野空阔。暮色降临,空山惟闻虫叫,白天的喧嚣与古代的故事一同归于沉寂。虽还是阴霾的天气,不见星月,但壑深似海,更显天地之悠悠;有清风徐来、岚雾拍崖,却不觉怆然。
                                                          2011-11-11
(此为3年前游灵通山旧文,聊再发与东元兄凑个热闹,亦祈为灵通山名之不扬打抱不平的石斋先生 地下能少点牢骚。)


远眺灵通岩
1条评分+1
红尘一笑 鲜花 +1 - 2014-03-25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明堂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3-25 , 来自:未知IP
芦苇,厦门著名编辑,作者。
离线红尘一笑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03-25 , 来自:未知IP
黄道周学识渊博、多才多艺,人们都称他为“闽海之子”,黄、徐两位的友谊更是生死之交。
各位能者居士跋山涉水,前来灵通山,不忘这两位历史名人,写下这么多感人肺腑的文章,实乃灵通之福、大溪之幸啊!

我会为你以一生的时光回忆这一份霎那的缘分!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