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
  • 2735阅读
  • 1回复

正月里来曾永权的家乡——九峰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九峰郎
 

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2-03-20 , 来自:江西省九江市 电信



正月里来曾永权的家乡——九峰镇

(2012-03-17 22:53:42)
转载
分类: 文化

文/本刊记者刘舒萍 通讯员/朱亚圣  图/本刊记者林世泽


喜抱柚子的大芹山的孩子——小玉。


    也许是因为地理原因,九峰之名犹不彰,养在深闺人未识。受城市化冲击的迹象没有其他村落明显,黑瓦厝这类老建筑大都保存下来,民风淳朴。九峰镇是一个值得一到的好地方,近年先后被评为“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不仅有得天独厚的名胜古迹,各种叫绝的土特产也享誉四方,叫来客大饱眼福、口福,流连忘返。

    九峰镇距离漳州市108公里,西南与诏安县、广东省大埔县、饶平县接壤,自古以来为“闽粤边陲古镇”。九峰的九和山、大芹山高耸入云,九和溪(也称为“碧溪”)环绕古城,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甚多。
   曾、朱为九峰当地两大姓氏,总人口约5万,其中客家人约3万人,主要聚居在大芹山周围和广东、龙岩的交界处。如果用语言来界定客家人,那么你可能分不清谁是客家人,因为这里的客家人都会闽南话。究其原因,客家的祖先迁入闽南语地区后,被当地方言同化,年深月久,客家人变成了会讲闽南话的客家人。

名峰山庄建筑群之一。


傍晚5点左右,一直被雾气笼罩的大芹山主山峰这才露出真面目。

名峰山庄中式套房一角。


深山里藏着神奇的桃源仙境
    出行,也是要碰运气的。风神用神杖驱散了冬天的乌云,天空开始放晴,大芹山上的中午依然有些寒冷,温暖的阳光似乎也无法驱逐空气中弥漫的凉意。在九峰,接待我们的同志都劝我们到大芹山区看看,说那里很美,大芹山海拔高1544.8米,号称闽南第一高山。
    真绿!这是一个绿色的王国,但绿得不一样:浅黄的、浅绿的、深绿的。这里的柚子很有名,如今成熟期刚过去,树上还挂着一些没来得及摘下来的果实,空气里有一种淡淡的清苦味道,就是柚树叶片和柚子散发出来的。在深深浅浅的绿色中,一栋栋白墙黑瓦、毛石勒脚的民居错落有致。民居后面是山里特有的明净、湛蓝的天空,在蓝天和一缕缕从树缝间飞出的白云的掩映下,有一种“白云深处有人家”的意境。
    由于上山下山路程比较远,家家户户都开辟了菜园,菜园通常选在溪边。小溪不深,清澈见底,溪水从大大小小黑的、白的、灰色的石块间夺路而出,有时流速不大,但很活泼,水声淙淙不绝。牲口都散放在山上,自己漫山遍野瞎跑,主人也不担心。
    除了蜜柚外,产自大芹山有机茶基地的“铁观音”、“白芽奇兰”品牌也享誉海内外。84岁的曾鸿连告诉我们,每年都要从4月忙到11月,他们还保持着烧柴火的传统制茶手工艺,因此一年四季家家户户墙壁外围堆满了柴火。与铁观音相比,九峰人更爱喝白芽奇兰茶。有的农民家,早上不吃饭,就是喝一顿白芽奇兰。据说,明成化年间,开漳圣王陈元光第二十八代嫡孙陈元和在平和境内发现了一株茶树,因芽梢呈白绿色,带有兰花香气,故冠其名为“白芽奇兰茶”。
    车子在山路上蜿蜒盘旋时,我们不时能看到从山上冲下来的一辆辆摩托车,骑车的都是年轻人。随行的曾景辉告诉我们,如果没料错,他们应该刚从名峰山庄游玩回来。
在大芹山,名峰山庄是个特殊的存在。集宾馆餐厅、服务部、商务中心、KTV、会议室、桑拿房等配套于一体的名峰山庄,坐落在大芹山半山腰处,汽车从山脚下一口气开到这里,大约得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盘旋。走进名峰山庄,别具一格的建筑让人耳目一新,罗汉松、红豆杉、香樟、降香黄檀等各种名贵树木也令人目不暇接。眺望远处,四周群山峰峦叠嶂,雾在山峰间缓缓移动,忽隐忽现,飘飘忽忽,如同一片透明的薄帘,云遮雾绕,让我们觉得犹如来到了人间仙境。
    在这里,最令人咋舌的是,大都市特有的奢侈品——总统套房,如今也挺进了这块神奇的土地,夜宿一晚需近2.7万元;皇室套房,需1.9万元/夜;中式套房,需1.7万元/夜;最普通的套房也要980元/夜。面对如此高价格,我们决定一睹房间真容:遍布历史痕迹的高档家具和充满活力的现代风情交织重叠在一起,让人有种不小心走入了时空迷宫的错觉,正如同波提切利画笔下的《春》那样充满了明快的色彩。



正月初七晚上8点左右,部分外地信众已伴着袅袅香火,在城隍庙安然入睡。这样的祈福习惯保持了许多年。

平和城隍庙香火鼎盛,一大早到庙里烧香的信众络绎不绝。


城隍庙,老县城里的庙宇千秋
   在九峰镇东门城内,矗立着一栋始建于明正德十四年(公元1519年)的城隍庙。城隍庙是奏请设置平和县的王阳明建起的,占地面积1400多平方米,为五进式建筑,中轴线上大门、仪门、凉亭、大殿、后殿依次排列。
   由于岁月的侵蚀,厚重的木门开始风化,精美的雕刻也变得模糊不清。九峰的城隍庙与其他地方的城隍庙相差不大,值得一看的有第三殿十二房科(即捕快)房科后壁,分别画上平和县的八景图,分别是:双髻升曦、九峰返照、东郊春雨、西岭暮霞、天马晴烟、石潭秋月、笔山侵汉、壁水澄波。墙面精致的花纹和细腻的雕刻已经显得有些斑驳,八景图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但仍不失精细飘逸。
    城隍庙令人叹为观止的是第五殿殿前左右保存完好的壁画,廊壁画着《二十四孝图》、《十八地狱图》(部分地方已剥落一大块)、《天公赐福》,场面恢弘、人物众多,造型生动。简练清晰的线条昭示了绘画的高超技巧。墙上的壁画与九峰城隍庙第四殿和第五殿主祀的东岳大帝和城隍爷有莫大的关系。传说那些经东岳大帝审判后认为自己有冤屈的,可以向城隍爷申诉,经查属实的话,城隍爷会让其重回阳间,否则将根据罪行打入地狱,受《十八地狱图》的刑罚。
    历史的痕迹凝固在每个细节中,在这里,仿佛每个角落都隐藏着一段历史的秘密。“文革”期间,“破四旧”的红卫兵扛着锄头要打断庙里的龙柱,群众就在龙柱上贴上瓦片,再抹上水泥。数年后,轻轻一敲,瓦片全脱落了,龙柱完好无损。除此之外,人们还在壁画上抹上浆水,几年后,浆水自然风化,壁画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九峰人就这样巧妙地保存着代代相传的宝贝。
    当天(大年初七),我们在城隍庙里碰到一早专程从南靖赶来的信众,他们告诉我们,每两年他们都组织信众带着红黄两色令符到九峰城隍庙祀奉城隍夫人,只要令符盖过城隍爷的大印,便可保佑村里家家户户平安大吉。相传南靖曾发生严重的瘟疫,城隍夫人化身凡人施药救济,很快瘟疫便退去。当地民众询问城隍夫人来自何方,城隍夫人只说来自九峰。南靖民众到九峰寻找,一无所获,无意间走进城隍庙,发现大恩人长得跟城隍夫人一样,当下立即决定把这里的香火引到南靖。
    这大概只是口头传说,并无文字记载。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虔诚的信众依然保持着祈福正月初七当天夜宿九峰城隍庙大厅的传统习惯。随着经济的发展,打地铺的“规格”也由过去的稻草升级到棉被和草席。


文成殿坐落在平和二中校园内。



抚今追昔,“成”字依然少了一点
    与城隍庙建于同一时期的还有平和文庙(“孔庙”),位于九峰镇西街的平和县第二中学校园内。孔庙的建筑布局与全国各地的建筑模式大体相同:中轴线的中心为大成殿,坐北朝南,东为教谕斋,西为训导斋、明伦堂,前有棂星门及洋池、牌坊,后为启圣公祠等。不过因为“文革”期间的“破四旧”,文庙过去的风光不再,校园的角落里,仅零星地残留下一些古代手工艺人一笔一划雕刻下来的石雕、壁画等,惟一保存较为完整的整体建筑是主殿——大成殿,犹如精神矍铄的老人一般,依然坚强地存在。现在它已成为平和二中临时办公点。
    如今的大成殿几次被修缮,人们在原有基础上对它进行历史原貌的恢复,如今,盘绕升腾的蟠龙、栩栩如生的麒麟、倒垂的木雕花蕾、雕梁画栋、飞禽走兽、飞檐彩拱,都重新焕发了生机。
    遗憾的是,这时正值学校放假期间,大成殿大门紧闭,我们不能一睹殿内场景。我们一行人沿着大成殿反复绕圈,和这里的一砖一瓦开心对话。细心的人会发现:悬挂在大成殿正中的《大成殿》匾额中,“成”字右上方少了最后的一个点。据说这是为鼓励后人努力读书、金榜题名而故意漏掉的,这一点只有考上状元的人才有资格点,但这里出现过举人、进士,却没人曾被钦点为状元,至今,“成”字依然少了一点。




学有所成,照片便有机会上家庙的荣誉榜。

目前,朱氏家庙正在修缮中。


追思前人的祠堂,教育后人的学堂
    与平和文庙仅一墙之隔的是曾氏家庙。走进家庙,第一眼就可以看到大堂正中间的《雍睦堂》匾额,庑廊两侧刻着修建祖庙捐资芳名榜和历代宗贤名人画像。据曾氏家庙理事会会长曾庆兴介绍,家庙自明清至今几遭灾厄,屡毁屡建,先后经历“学校——医院——学校”的角色转换。
   正堂正中设祖公龛,在神龛上,供奉着启杰公、端峰公、洋文田公、圆山公、古林公的神主牌。曾氏先祖的排位,只在农历节庆日,人们卸下遮挡的木门窗后才能看到。每年农历二月初一是曾氏后裔的祭祖日,每当此日,各房系祭祖就遵循长幼有序的原则,循序而祭,不能越礼。
    自康熙年间,便有曾氏子孙迁居台湾各地定居,至今在台湾的平和县曾氏后裔有上万人之多,遍布台湾各地。现任国民党副主席曾永权的祖籍地就在平和九峰。迁居台湾的曾氏宗亲对对岸的亲人怀着复杂的感情。自2000年以来,台湾的曾氏宗亲多次组团返乡祭祖会亲,可惜曾永权至今未到过九峰。
    古人云:“县有史,庙有志。”曾氏家庙对教育的重视更令人赞叹,除了收集学业优秀的后裔资料外,这里还设有奖学金,凡是升学考试考上前三名的,只要是曾氏家庙里的任意一支,哪怕人不在漳州,皆能获得奖励。而家庭贫困的学生也能获得一定的补贴帮助。曾庆兴笑着说,如今曾氏家庙已蜕变为追思前辈的祠堂、教育后辈的学堂。
之后我们走访了朱氏家庙、杨氏家庙,里头的布局各有千秋,又大同小异。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去发掘各自的传奇故事。例如,杨氏家庙大门上牌匾旁镶嵌的两幅产自景德镇的瓷器画,20多年前的一个夜晚,被人全部盗走,一直没下落。几年后,这两幅瓷器画准备走私时,被海关发现并拦截下来,才又重新回到杨氏家庙大门上。


明清老街曾是旧县城最热闹的地方,如今曾经的热闹已经远离了,没有了人来人往的街道有点冷清。
老街不长,记忆却很长
    九峰现存的最古老、最富有魅力的街道莫过于明清老街,老街并不难觅,往九峰镇城西村随便一问,摸对方向,再往古屋集中的地方找寻,就可以了。
    我们首先找到是清代的老街。由于时代久远,老街已经被列为危房,但住在里面的人们和行人的气色都很好。踩着吱吱呀呀作响的楼梯上到住家二楼,推开斑驳红漆木窗,对面歇业的商铺门楣上,还能看到老字号招牌往昔的容颜隐约显现。
    我们顺着过去水运的方向往下走,步行50米,来到明代的老街。这条街更加幽静,也更窄了。两边的房子大多是木结构的,一概有着方方小小的铺面,也就是木板做成的,白天朝下一拉,就能摆放商品,晚上打烊了,往上一拉,就和四周的墙壁合在一起了。
    斗转星移,岁月变迁。随着时代的发展、商贸中心地位的转移,明清老街日渐萧条,如今这里没有了随处响起的吆喝叫卖声,没有商贾云集、车水马龙的热闹场景,只有那些门窗紧闭的商铺还在向世人宣告,这儿的商业曾经四通八达,一头通往福建的诏安,一头通往广东饶平、大埔,是过去两省出入九峰的必经之路。


参加巡游的孩子。

乡村版的“喀秋莎”礼炮车火力十足,炮声震天,彪悍极了。


吃王公饭,寓意岁岁平安。图为一位年轻爸爸正在喂自己的儿子吃王公饭。



这里一大锅一大锅的王公饭煮出来特香,烧柴的烟火也特让人亲切和怀旧。

两三千民众同吃王公饭,帮忙洗碗筷的妇女忙个不停。

崇福堂初八会
   每年农历初八这一天,崇福堂(位于九峰镇区东厢外的复兴村)的王公便要出阁在九峰镇巡游,祈求全镇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队伍前头是乡村版的“喀秋莎”开道,其次分别有旗队、锣鼓队、舞狮队、喇叭队、腰鼓伞舞队、老年舞蹈队,最后压轴的是几家赞助商。一路上鞭炮声霹雳啪啦,锣鼓喧天,巡游队伍除了要去供奉神像的地方逗留一番外,也可到镇政府、公安局、民众家里走一圈,希望开春大吉。礼毕,便是难得一见的吃王公饭场面,可与过去吃大锅饭的场面相媲美。本刊记者全程跟踪拍摄,详细记录下了这些具有九峰镇特色的初八会民俗活动。


九峰面吃起来很Q,有嚼劲。
腌制过的鸟屎梨既能降火气,又有解酒的功效。
吃在九峰:
   在九峰,除了见面必问的两句“你吃了吗”“要去哪里”外,经常还会冒出一句“不然不要做饭,我们一起吃街路”。吃街路是闽南话的一种说法,意思是相熟的客人来了,就到街道两边的面店里吃,有点像北方的下馆子。
在这里小编要特别推荐一道特色面——九峰面。九峰面每条长约二三十厘米,比正常的漳州面条略粗,进得店来,叫上一碗,店家便十分利索地把一份半湿半干的面从“米筛”上抓起,放在面勺上,泡在滚烫的热水中,加上一撮韭菜或空心菜,上下翻飞几下,便扣进大碗里,然后从挨着的另一个汤锅里舀一勺大骨汤,香喷喷的一碗九峰面就成了。

如何抵达:
搭乘大众交通工具
从厦门搭乘漳厦专线或打的到漳州市区,抵达后,换乘漳州开往平和九峰县的班车即可。
自驾游
走轮渡方向,过海沧大桥,经过角美镇,往漳州方向开。出漳州市区,走省道郊柏线,约一个半钟头到平和,继续走省道郊柏线,约40分钟抵达平和县九峰镇。
住宿:
九峰镇过去是一个老县城,如果你打定主意在九峰住一晚,那么这里的民宿、旅社能满足你的愿望,价格也实惠,在70元/夜左右。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小致富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2-03-20 , 来自:未知IP
好地方!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