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
  • 7335阅读
  • 1回复

[历史]鹤山客家人两次大迁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霞葛囝仔
 

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09-07-03 , 来自:未知IP
2009-06-30 15:12:37   来源:江门日报


未迁走的客家人在路边下棋休闲。 李昕 摄




如今的四堡水库风光秀丽,一汪碧水在群山的环抱之下,更显得婀娜多姿。龙口镇政府提供

    四堡水库

    位于鹤山市龙口镇,因库区在原德安、德良、迳心、狗头4堡之间,故名。该水库当时由苏联专家设计,1958年开始兴建。建成后的水库集水面积27.3平方公里,最大库容3670万立方米,属于省中型水库,对于龙口、桃源及周边地区的供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今的四堡水库风光秀丽,一汪碧水在群山的环抱之下,更显得婀娜多姿。很难想象这里曾是当地客家人聚居地,而平静的水面之下是客家人生活了200多年的村庄。时光回到50年前的1959年,由于四堡水库的兴建,牵出了一段2000多名客家人两次大迁徙的故事。

    第一次大迁徙:从四堡小乡到西安、大沙公社

    1958年,高鹤县委筹划兴建四堡水库,解决当地的农业用水问题。原四堡小乡面积27.3平方公里,下辖15条自然村,14姓,2746人,耕地面积2560多亩,土地改革时人均耕地面积0.72亩。其中库区要迁徙的有5个农业社,532户,2176人。

    为了真正了解当初四堡水库的兴建和四堡客家人的两次大迁徙,记者近日采访了当年四堡小乡的乡长,今年77岁的余容贵老人。余容贵不但亲身经历了当年的两次大迁徙,由于他是当地干部,他对整个大迁徙前后,比一般四堡人了解得更多。

    余容贵说:“根据原金岗公社的初步方案,计划把我们迁往五福,因为两地相距不远,能保持原来的生活习惯和风俗,但是这一计划还没实施就宣告流产了。”原来,五福的耕地面积不多,根本无法容纳2000多人。出于将劳动力迁往地广人稀地区的考虑,高鹤县委又决定将四堡客家人迁往现在高明的西安和大沙两个公社。余容贵告诉记者,当时消息一传开,在四堡造成了很大的轰动。

    余容贵回忆,当时有的人偷偷地前往西安、大沙了解情况,发现当地地广难耕,且生活环境差异大,担心不能适应当地生活。他说:“离开生活了200多年的家乡,告别好山好水,去往穷乡僻壤,群众有意见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当时,担任乡长一职的余容贵肩上还担着一个重担,就是要做通当地群众的思想工作。“这可真是难死我了,自己都有想法,还要我去做思想工作。”说到这里,余容贵不禁摇起了头。在乡亲们的推举下,当时还是年轻人的余容贵试着向上级领导“探口风”。询问如果群众不愿搬迁,则如何是好。余容贵得到的答案是斩钉截铁的:一定要搬。

    无奈之下,余容贵唯有挑起重担,挨家挨户地去做群众思想工作。逐渐地,四堡群众之间开始出现一些自发的抗迁行为。据余容贵介绍,为了保证水库如期兴建,当时的高鹤县委、县政府采取了教育加强制的做法。如在拆迁房屋时,先拆好的后拆差的,以示水库兴建势在必行;同时实行“先通先拆,后通后拆”、“先通先迁、后通后迁”,发挥带动作用。最后,经过近一年的反复教育,1959年开春前后,当地群众终于决定以大局为重,服从政府的安排,集体迁往西安和大沙。

    忆起当初携妻带子,离家背井的往事,余容贵不禁动容。他说:“大家知道从此一去不回,不但把衣服、牲畜带在路上,许多人还推着木板车带上大柜和桌椅,迁徙群众浩浩荡荡,蜿蜒数百米。”

    第二次大迁徙:迁回址山、鹤城、共和公社

    余容贵和大部分四堡乡亲来到了高鹤县西安公社,打算开始新的生活,但是,现实却让他们再次感到气馁和无奈。

    当初,西安、大沙不适合客家人居住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习惯于生活在崇山峻岭中的山区人,从出门见山到出门遇水,生活和工作习惯发生了极大变化。

    余容贵说:“西安的田地面积极大,又极难耕作,平均每人40亩的责任田,而且田里的泥足有一尺深,原来我们耕田用的黄牛在这里根本就拉不动犁,又没有力气大的水牛或者拖拉机,农民难以为继。”更为严重的是,当时的西安到处是水路,出门耕作要撑船摆渡,不习水性的四堡客家人纷纷出现头晕、心惊、脚颤等现象。

    据余容贵介绍,四堡多山,树木茂盛,当地居民都习惯大锅大造,柴草无忧,热水冲凉,到了这里却只能每天用冷水洗澡,乡亲们极不适应。加上在和西安当地居民交往的过程中,由于文化、语言有异,经常发生一些冲突,群众意见很大。

    离乡背井的四堡客家人怀念山区熟悉的生活,出现了一些人拖男带女投奔亲友,带着家人步行到址山、鹤城、共和公社等有客家人居住的地方。面对流离失所的乡亲,址山等地的客家人伸出了热情的援助之手,帮助他们安居落户。

    高鹤县政府顺应迁徙群众的要求,在1961年至1962年期间,帮助西安、大沙等地的四堡客家人迁回址山、鹤城等地,并从木材、水泥、钢材和资金上予以扶持,解决了许多移民的住房问题,并从经济效益不理想的企业那儿拨出了一些房屋给移民。余容贵就是在这时再次加入迁徙大军,来到址山的。

    据余容贵介绍,由于之前陆陆续续已经有许多人迁走了,第二次迁徙的规模不比第一次,但是大家心情却远较第一次迁徙要来得轻松。最后,落户到址山畜牧场的有103户,470人;落户址山竹坊的有20户,90人;落户南洞水松坑的有44户,205人;落户到云乡牛山村的45户,203人;集体串连到珠海斗门的有20户,107人;其余的通过政府协助,个人串连等形式散居在址山、鹤城、共和公社生产队。从此,四堡移民的动荡生活,逐步安定下来。

    圆满解决历史问题

    由于得到四堡人民的配合,四堡水库如期建成,为龙口、桃源公社等苦旱地区解除了后患。按不完全统计,建成的水库年发电量100万千瓦,发电收入37万元;年产鱼50多吨,收入190多万元。

    四堡水库的建成,库区移民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政府不会忘记他们。址山四堡新村里住的全都是水库移民,约有300多人,他们原来居住的泥砖结构房,多数属于危房。如今,不少住户已经盖起了三层高的小楼房,还有几户正在施工建房。2004年按照有关文件规定,址山镇政府对水库移民原来的泥砖住房进行改造,需要重建的给予资金支持重建,需要维修的给予资金维修,确保水库移民人均15平方米住房。刚开始时,移民们不相信政府在40多年后还关心他们,对建房的资金支持保持观望态度,符合条件的建房户迟迟不肯拆房动工建设。移民办人员多次进户与移民逐一沟通,但移民仍然不理解。在沟通过程中,移民办了解到址山镇莲岗新村一移民困难户有个亲戚在镇政府工作,移民办马上联系到这位同志,请他借钱给该困难户建房。经过多次联系并做说服工作,该困难户终于同意拆旧房盖新家。当这位移民户的新房建至一层时,移民办按照国家政策,拨付了第一笔建房资金。由于有了实例,不少移民消除了顾虑,纷纷拆旧房建新房。

    ■趣闻佚事

    刘蛇妹:中国的葛朗台

    解放以前,宅梧下沙的梁李保和龙口四堡的刘蛇妹,是并称的高鹤两大地主。刘蛇妹虽然腰缠万贯,但是吝啬至极,在日常饮食、穿着上表露无疑,甚至有“娶妻如雇工”、“要钱不要命”的名言,活脱脱地一个中国式的葛朗台。

    刘蛇妹是四堡矮岭村人,其父早年在外洋经商,发达后返乡买地置业,富甲一方,传至其子刘蛇妹,至上世纪40年代已拥有田地逾千亩,耕牛百多头以及生猪无数,据说其耕地跨越鹤城、龙口两镇。他除留下数亩自耕外,其余全部出租,耕牛也连同田地租给佃户。

    虽然腰缠万贯,但是刘蛇妹以吝啬著称,极其节俭。日常吃的酸菜、馍馍、青菜、咸鱼,有时一个月餐桌上也没有肉食。他常到龙口或金岗墟卖猪,为了节省开支,每次硬要和妻妾一起抬猪笼。那时从四堡到龙口、金岗要走半天路,为了节省饭钱,出发前,他总要带备装有咸鱼、头菜的饭盒作午餐用。一次卖完猪后恰逢大雨,盒饭淋湿变成粥不能吃,唯有在墟内一家平价饭店吃午饭。其妻强烈要求加点菜,刘蛇妹盘算很久说:“加就加吧,每人来两块腐乳。”气得其妻干瞪眼。

    除了吃喝节俭,刘蛇妹穿着也和普通雇工没什么区别,平常和家中雇工一样干活。刘蛇妹一生娶了三个老婆,均为当地贫穷农家女,一者可以节省礼金,二者妻妾可以干农活,省工钱。人家问他为何娶几个老婆,他笑着说,“多娶个老婆比请长工好”,让人乍舌。

    有一次,他和一个长工下乡收账,回来时经过四堡石龙茶亭,遇到一伙贼人拦路打劫,要刘蛇妹放下身上所有财物。爱财如命的他连命也不顾,死死抱着钱袋夺路狂奔。贼人开枪,幸未打中,让他逃过一命。从此他再也不敢携带钱物上路了。事后人们问他,万一被子弹打中怎办,他说:“死都要揽住银纸入棺材!”

    刘蛇妹虽然吝啬成性,但和村民的关系还算融洽。解放前,游击队曾经开其粮仓接济饥民,当时一度把他拉到祠堂审判,后了解其并无明显恶迹,将其释放。高鹤解放前夕,刘蛇妹逃到香港,三个妻妾嫌其刻薄,均携子改嫁。他在香港租了一间地下室居住,做起买卖咸鱼的小生意,没几年就死了。有人说他是给汽车撞死的,有人说他得癌症而死,莫衷一是。

    虽然刘蛇妹只是一个吝啬的地主,但他所建的住宅却是当时四堡最高的建筑,据当地的老人讲,曾经有一年大旱,水库水位急剧下降,刘蛇妹所建的那幢楼从水中露头,唤起了人们对当年的回忆。如今只有经历过那段往事的老人,还可以依稀记起自己村庄的方向和模样。(记者 李昕 实习生 谢礼鸣 通讯员 郑木生)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结哥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9-10-29 , 来自:未知IP
我来帮楼主增加人气的,顶一个
团结的漳客网, 网聚漳客人,笑谈漳客网,齐论客家文化,共建漳客网美好未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