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
  • 5803阅读
  • 1回复

[文化][文化]我不谈闽南知青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明堂
 

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08-03-27 , 来自:浙江省宁波市电信ADSL
【明堂按语】这两篇是最近明堂与厦门一帮五六十岁的老知青论战时的产物,观点不一定完全站得住脚,甚至是错了,但还是在厦门的一些网站上引起了些反响,其中《我不谈闽南知青》还被挂上了几个网站头条。如今,明堂与众老知青论战结束,握手言和,特转载此较为满意的2篇。

我不谈闽南知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cba0301008vqu.html
厦门:一座没有文化的城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cba0301008xu7.html





我不谈闽南知青
方田


    小时我不认识知青,却听说过“知青”二字。于是对“老三届”与“新三届”充满了景仰与向往之情;后来稍微读了点书,知道知青绝对不是“幸福”的代名词。用过去人的专业术语说,那是他们“一代人的痛”。

    真正去认识“知青”是从厦门开始的,而所有成名的闽南“知青”中,不可否认,厦门大学郑启五教授的“知青文学”,我读的最早、读的最细、读的最多;他的一本《情结武平》,我仔细地读了很多遍,自是受益不少。其中最喜欢的有三个:一个是告诉我们“过去的欢苦事”,一个是告诉我们“武平的老乡情”,一个是郑启五老师的拿手好戏“好吃的饭菜茶”。

    而这两年厦门的一些网络里,一些老成持重的所谓“知青作家”的回忆“知青岁月”的文章,占据了一个重要的分量;起初我经常看,以为很是受用;后来我基本不看,因为没有东西。网上有些可以“论而谈之”的“论坛”,经常讨论这些东西,我从来是不参与的,其中原因有两个,一个固然是我想参与但我没有经历过知青岁月,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即使参与了,又能谈出些什么来呢?

    我就我个人“所见即所得”的“闽南知青”,谈谈自己的一些肤浅见解吧:

    就我所阅读过“闽南知青”的文章中,好文章当然也很多,他们或情之切切,或理之啧啧;或谈笑风声,或满纸控诉;总能告诉我们过去的许多东西。但是时间一久,看的多了,就能发现不少问题——我是说,这是整个“闽南知青文学”的问题,而非个别作家的问题。

    首先是“闽南知青”的代表意义而言。在全国数百万计的知青当中,漳州厦门泉州等“闽南知青”也不过几千人而已,恐怕在全国连1个百分点都占不到;其次是“闽南知青”被安排下放到了“闽西”,连福建省都没有出去,大概是与外界交流不多吧。于是就形成了这样一个怪现象,闽南知青文学中仅仅是放大了“知青的苦难”的一面,而没有对闽南知青在全国知青当中的“存在意义”,闽南知青对闽西农村的影响,以及当今大多数闽西农村劳动地涌向闽南城市工作等的内在关系与意义加以阐释研究。从这点上不客气地说,“闽南知青文学”只不过是些“小我文章”,而缺乏真正对闽南知青的存在意义进行探讨的“大家之作”。(或许有,受制于阅读面狭窄孤陋寡闻也未必)

  其次是“闽南知青文学”中,对自身苦难挖掘过多;对当时整体语境(包括当时的政治环境、人文环境、生活环境)解剖较少或几乎没有。在当时毛主席的“绝对真理”和“祖国江山一篇红”等革命理念的倡导下,闽南知青们或许是举着“为国干革命”的心情参加“上山下乡运动”也是未必;而今天生活安逸的知青们只会追忆当年知青的生活之苦,却缺乏对当时整体环境的评述,至少是“闽南语境”下的深度解释。

  第三是对当时一些负责安置“知识青年”的闽西农村的评述,作家们介绍得太少,做得不够多;在所有闽南知青作家中,最有名的或许还是郑启五老师的一句“涌泉之恩的滴水之报”。不可否认,常年居住在农村的老实巴交的农民,无法对外界(包括文学界)表述他们的心灵与思想,但绝对不表示他们没有任何想法。知青作家中绝大多数都是“返城知青”,是属于千百万知青中“命运”较好的一族,是幸运者,却没有对那些留在了农村的知青没给予适当的关注,他们或许由于种种原因在农村有了老婆孩子,无法回到城市;但毕竟他们才是受伤最深的人!

  第四是一些闽南知青文学当中,给自己脸上贴金的“美文”亦不乏其数;将“知青当年”写得如何神勇神智、如何义气风发。正如我们的国产战争片一样:“大战”必是解放军赢了,只有“小战”才会偶有失足,结局必定我们是胜者……实际的战争中,哪有百分之百的胜战?知青们本身就经历生活苦难,又哪有可能过去都很灿烂?知青们回忆过去绝对不要当“事后诸葛亮”,拼命要往自己脸上贴金,把自己描绘得智勇双全血性十足。更有甚至,“避孕套”、“安眠药”、“三角裤”之类的词汇也会出现在个别闽南“知青文学”当中,这种“无厘头”式的夸张写法,连我们这些“83后”的小辈都笑不出声来。

  第五,是闽南“知青文学”中的存在意义而言,所谓的闽南“知青文学”,如果只是作者“自传”中的一部分也就算了;问题就在于挂上“知青文学”的牌子后,是否要给社会或者给我们的后来者留下点什么?然而,遗憾的是“知青作家”们并没有在闽南“知青文学”中给后来者留下些什么,如果对后代没有意义,吸引不起读者的阅读兴趣,那么闽南“知青文学”很有可能是作家们的“陪葬品”而已,这是一个作品深度和广度的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是作家们对待批评态度的问题,有些“小有名气”的所谓“知青作家”,以为发表过去的伤感的真情的“伤痕文学”,就是让读者们来同情来感慨的,于是只欢迎赞赏或怜惜的评论;一旦遇到有怀疑或质疑的文章,他们或自命清高不与理会;或认为读者是“跳梁小丑”不懂“尊老爱幼”。甚至有人大言不惭地反唇相讥:“小子你要超过我至少还要几十年”。笔者愚见,“知青文学”毕竟不是“自恋文学”,既然都敢贴在网络上,还是客观点对待批评为好……

    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至今闽南知青们的“伤痕文学”,只会描农村的新鲜空气与大好风光;只敢脱光屁股让大家看看自己的伤疤。仍没敢光明正大地指出历史的过失所在,没有正视知青一代对当今社会的影响,没能为后人留下深刻历史记忆。除却那些与风花雪月有关的描述,就只剩下些“祥林嫂情结”,这是闽南知青作家们最大的遗憾了。

    我不谈闽南知青,作为一位“83后青年”(第一次使用该名词),还有很多事业等待着我们去开创。我们并没有经历过“文革”,假使一定要我们谈论、一定要我们帮助“知青”回忆,那么我更宁愿是搜寻与“日本侵华战争”有关的东西,更宁愿了解“慰安妇”、“细菌战”、“大屠杀”的种种真相。毕竟,中国大部分知青都还健在,而还能回忆起当年“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兵”(包括“日本老兵”)、慰安妇已经不多了;我们民族的大河滔滔不绝,“文革”与“知青”或许只是河底的一块石头掀起的波浪而已,而“民族战争”才是我们民族大河奔涌向前的重要转折点,更值得年轻一代的关注。



关于:祥林嫂情结
    鲁迅小说《祝福》里面的祥林嫂,是个悲剧人物。她的婆婆为了给小叔子筹办结婚的彩礼,竟然将祥林嫂强行嫁到了里山。此后,其间儿子单独上山又被狼吃了,丈夫再一病逝,令祥林嫂再也承受不了生活对她的残酷,从此精神不振,祥林嫂逢人诉说儿子遭狼衔走一事,人们始而同情,久之讨嫌,常加以奚落。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有这么一帮闽南学生,忽然间就被带到了闽西去“劳动”,当然他们心有不满,但一直不敢公开吭声;直到这几年国家的语境宽松了,他们便常常说起,被某厦门网友戏称为“祥林嫂情结”。


以上仅为一点点个人浅见(毕竟见识得少,或有不周全处)
朋友从广州来厦门访问,要去车站接客了。余待稍后补充。

3月8日早上5点下笔
6点45分停笔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cba0301008vqu.html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明堂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8-03-27 , 来自:浙江省宁波市电信ADSL
曾经在省政协的一次会议上听全国政协委员、台盟福建省副主委陈正统教授发言,他竟然在发言中点到了“官陂、秀篆、台湾云林县西螺的廖姓”,并且表示他曾经被下放到诏安县秀篆乡埔坪村。(今台湾游锡堃的祖籍所在)陈委员的这些经历,令在场旁听的明堂大感震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cba0301008cac.html


希望老家的一些经常上网的老教师(如沉文校长、向往神鹰校长、张元锦老师)能提供一些我们当地“知青”的回忆,非常感谢。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