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更换繁体
  • 5548阅读
  • 0回复

[名人]漳州元代名将罗良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傲愾王子
 

扫一扫分享本帖至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07-08-13 , 来自:广东省潮州市电信ADSL
按照漳州府志记载,罗良墓位于西渡头双路口大路边。今年,郊外朋友胡心邀我和西月同去考察晋国公罗良墓。罗国公墓场占地面积相当大,单铺砌有石板块的部分就有2~3亩地。墓场依山而建,呈扇形分布。说是山,其实是一面坐北朝南的斜坡。墓场气势恢宏,分有三个层的场面,底下一个层场面积最大,是一个可容纳几百号人的小 操场。据说坟墓的正前面摆放着一只精美、硕大的石制香炉,墓场的两侧排列着人形十二生肖座像,墓场的进路口屹立着一尊高大威武、背负长剑、重达数千公斤的守护将军——敢情这是世界上最重的兵马俑!这些石制品都是选用漳浦墨绿色致密花岗石雕琢而成。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荡然无存。

    根据胡心的记忆,我们在墓场周围的草丛中粗略踏勘了一圈,隐隐发现了墓场尚存有部分地界的标志——古代灰砂三合土挡土墙,嵌在断断续续的土坎之下,长满着绿茸茸的苔藓。还有几处裸露的旧石板,有横卧在裸露的土坎下,有悬露于杂草丛生的土壁中。我们判断,应该还有大量的石板和遗迹被埋藏在堆填的泥土中。这些蛛丝马迹似乎在告诉我们,这座被有意和无意中破坏的古迹中,尚可能存有一部分历史信息的内涵!据史书记载:“罗良字彦温,汀州府连城人氏,少负俊才,善谋略。”元代漳州为海边,海船可沿江直达漳州府,时常有倭寇侵扰,元朝廷出檄文,若能杀掉侵漳倭寇者,可做漳州路总管。这年罗良17岁,血气方刚,武艺高强,身怀罗家枪真传,正欲图报国家,揭文后便携弟兄十几人从连城杀将出来。自古英雄出少年,罗良首战告捷,只一个马上回合,便除下了侵占漳州的倭寇头的首级。罗良又传于士兵以毒弓箭,敌中者无一不死。从此,东南沿海的倭寇只要一听说漳州罗良的军队,皆闻风丧胆。罗良为官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军纪严明、勤政为民、功不自占、疾恶如仇。其驱走倭寇之后,迅速推行屯兵制以巩固前线,充实国库。罗良还是一位开放大度、爱惜人民的“路总管”。在罗良的治理下,漳州百废俱兴,农业连年丰收。而这时的北方却连年歉收。朝廷告急勤王。至正23年(公元1363年),罗良从漳州港亲自押送50艘楼船的稻米运往渤海湾到北京元大都。元皇帝感动得脱衣相赠,感慨地说:“早闻漳州路罗良年少英勇,今见果然不凡。”并赐封罗良一连串的头衔:光禄大夫兼管内勤农防御事、世袭漳州路总管、柱国晋国公,疏封其三代。至正26年(公元1366年),福州路总管陈有定居功自傲,以去驱官僚为由,对邻郡城民财物实行公然抢掠、扩张自己的实力,欲邀罗良合伙谋反自立朝廷,言事成之后让罗良做宰相。罗良书信痛斥陈有定在国家安定之时搞分裂不得人心。陈有定又企图串通泉州路总管一起反叛,泉州路总管亦坚决反对,遭陈有定破城洗劫,只得投奔漳州。罗良抱打不平愤然起兵攻打陈有定,但闽江宽阔一时无法过江,只好撤回。陈有定十万兵马尾随罗良大军。罗良过于大意,仅在万松关布留弓弩手1000名,心想陈有定决过不了万松关。岂知陈有定稍稍从南门溪过河,又从柳营江北渡连夜包抄漳州城。当时的漳州城池小,仅有一平方公里左右,而十万大军围攻一旬不下。北门有一卢姓守将,其父因行军违反纪律,受到军法处置,其仍被罗良留军中重用,不想其心怀不满,夜开城门。罗良疲惫不堪,又加上古漳州多巷道,长枪挥戈不利。城破罗良被围困之后,陈有定仍劝他合作反元,可是罗良仍然视死如归,坚决不依,后愤然拔剑自刎,其随从将士皆随之自刎,以死效忠,场面悲壮惨烈!

    罗良死后,身首异处,此时方有所悟的陈有定用黄金为其铸就金头,在往汀州府方向的西渡头双路口为罗良做了晋国公罗良墓。陈有定谎报军情是倭寇杀了罗良,是他到漳州平了倭寇。陈有定撤兵后,漳州兵民百姓隆重募捐,自发在北门外为罗良建造了规模宏大的北庙。民间至今仍流传有“罗良巷战”的古装戏文。北庙亦在民国时期陈炯明拆城墙运动时一起被拆掉了,遗留下的大同路塔口庵内就供奉着罗良的神像。罗良墓场在“文革”前依然保存完好,文革初期还是放牛娃和生产队午餐歇息的场所。据说文革中早就有人刨墓寻找“金头”,还时不时有人前往敲取墓场上的墨绿色花岗石,做成日用石制品出售。而守墓的石头将军,竟是在改革开放之后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被盗走了。

    我们站在旷野,极目周围满山遍野的香蕉园和果树园,重温着古漳州关于晋国公罗良的史话,默默无语。斯人已逝,墓场无存。我们不知不觉陷入了一种对人文历史与现实生活的深深思量之中。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